更新最新鲜有趣的故事
欢迎投稿本网站
主页 > 故 事 会 > 故事金库 >

偷地瓜——《故事会》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02:23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作者:admin

故事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。黄老仙快50岁了,还是个单身汉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。队长给他分派了看坡的任务,就是看护地里的庄稼别被人偷了。
 
这几晚,黄老仙发现有个瘦小的人影,老在坡上那块地瓜地边转悠,一看到黄老仙马上就跑。地里的地瓜长得差不多了,挖出来正合口,估计那人是想偷地瓜。
 
俗话说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黄老仙跟那个黑影斗智斗勇了五天五夜,也没看清那人的长相。
 
这天傍晚他终于熬不住,躺在看坡棚里打起了鼾。趁这当儿,那个黑影顺利偷走了两墩地瓜。
 
一墩地瓜一般三五个不等,两墩少说也有六七个,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,也算不少了。挖走地瓜的地方白天会很扎眼,很容易被人发现,黄老仙看坡这几年,还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。第二天一早,他一觉醒来,发现地瓜丢了,就沿着脚印追了去。
 
刚下过雨,地上的脚印很清晰,黄老仙很快就追到了目的地,是村头的牛家。这牛家一个寡妇养着两个孩子,看样子,刚才去偷地瓜的是牛寡妇家的老大,因为她家的老二是个五岁的孩子,偷地瓜这事根本做不来。
 
黄老仙扒着牛寡妇家的门缝往里瞅了瞅,门缝太窄,几乎看不到什么。寡妇门前是非多,黄老仙心里慌慌的,感觉自己不像追赃人,倒成了偷东西的,生怕被人看到,慌里慌张走掉了。
 
黄老仙心里有数,地瓜肯定被他们藏起来或是吃掉了,没凭没据,如果现在自己进去找牛寡妇算账,孤男寡女的,说也说不清。他得另想办法。
 
回到坡上后,天色还早,黄老仙瞅着被挖走地瓜留下的鲜土,突然有了主意。他挨着丢地瓜的地方,又挖起了一墩地瓜。这墩地瓜真争气,下面长了四个拳头大的地瓜,黄老仙拿着就去了牛寡妇家。
 
牛寡妇早起床了,见黄老仙上门,显得有点慌张。黄老仙这下心里更有数了,他拿出那四个地瓜,往桌子上一放,开口说道:“这日子,难啊,谁家也不好过,但凡有点办法,谁愿意没日没夜睡在地头看坡呢?给蚊子咬不说,一旦丢了庄稼,得翻好几倍赔啊。你家还有两个孩子,更不容易。这几个地瓜送你家了,算是感谢你家这几年对我看坡的关照。”
 
牛寡妇脸红得跟块大红布似的,还没等她开口说什么,黄老仙倒背着双手,转身出门走了。
 
“我以德报怨,看你还好意思来偷?”黄老仙边往回走,边得意地哼起了小曲儿。回去后,他放心大胆地睡了一上午的安稳觉。
 
晌午时分,黄老仙爬起来,到地头一看,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,地瓜又丢了两墩!
 
“我的娘,地瓜都送你家里去了,还来偷?而且是大白天来偷,这也太给脸不要脸了。”黄老仙是真生了牛寡妇的气,“你说你一个妇道人家,我看你拉扯两个孩子不容易,退一步,你怎么还步步紧逼呢?”
 
这时,队长来了,一眼就看见丢了地瓜,把黄老仙一顿臭骂,让他限期破案,要不然这损失就从他工分里扣,年底想拿粮食回家,门也没有。
 
黄老仙一边自认倒霉,一边就恨上了牛寡妇,哪里还敢反驳队长半句?一连两天,黄老仙蹲在地头一个劲地叹气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 
第三天一大早,队长找上门来,一句话把黄老仙炸了个跟头:“你小子,竟出花花肠子,是不是看上人家牛寡妇了,监守自盗,把地瓜送她家去了?”
 
黄老仙原本以为,自己送了地瓜,就能挡住牛寡妇家伸出的“三只手”,没想到事与愿违不说,看来她还把这事告诉了队长。
 
果然,队长接着说:“人家牛寡妇都跟我家你嫂子说了,说你前几天给她家送地瓜了,让你嫂子问问你是不是看上她了,你要是不嫌弃她那俩孩子,她那边没啥意见。这不,你嫂子让我来听听你的意见,人家还等着回话呢。人家一个妇道人家,这么主动,可不多见,你小子可是走了桃花运喽。”
 
黄老仙目瞪口呆,真是阴差阳错,怪不得她牛寡妇有恃无恐,那天上午又杀了个回马枪,来偷了第二次,原来是故意逗自己啊。
 
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打着灯笼也难找,那几个破地瓜算什么?黄老仙有点不好意思起来:“我孤家寡人一个,哪敢有啥意见,就怕人家瞧不上咱。”
 
“行了,这事你别管了,包在我和你嫂子身上了。”队长说着话,乐呵呵地走了,刚转过身,又回头用手指指还傻站着的黄老仙说,“你啊,胆子就是忒小,要换成我,早把这一地的地瓜全给她家送去了。哈哈哈??”
 
队长边说边笑着下了坡,自言自语道:“这俩人,有点意思,估计是王八瞅绿豆,早对上眼了。”
 
那年秋天粮食丰收的时候,黄老仙和牛寡妇利利索索办了婚礼。
 
至于当初坡里丢的地瓜,黄老仙对外说,是他忍不住饿自己吃了。队长笑了笑没说啥,在分粮食时也没扣他工分,反而还奖励他看坡有功,多分了他10斤地瓜。
 
新婚夜,黄老仙搂着牛寡妇问:“那天傍晚刚下了雨,你打发你家老大去坡上偷地瓜,是不是早就设计好的,让我顺着脚印就能追到你家?”
 
牛寡妇一把推开黄老仙:“什么时候的事?你可别瞎说,我家两个孩子正正经经,从来不干偷鸡摸狗的事。”
 
黄老仙较了真:“你再好好想想,就是我给你家送地瓜的前一天晚上。”
 
牛寡妇认真地说:“那天你去我家也看到了,我家老大当时根本不在家,去二十里外他姥娘家借粮了,第二天下午才回来的。你肯定认错人了。”
 
“我是顺着泥地上的脚印追到你家的,再说看那几天跟我斗智斗勇的身影,也像你家老大。不会有错。”黄老仙自信在追踪这方面,从没失过手。
 
牛寡妇听了,“咯咯”地笑了:“那身影是我,脚印也是我留下的,你看我这身子骨跟个孩子有啥两样?我去坡上掐了一篮地瓜叶,回家给孩子做糊糊吃。我在那坡上转了好几晚了,你都不睡觉,跟打了鸡血似的,我当时恨不得上去掐死你。孩子都饿好几天了,实在没办法,老大才去他姥娘家借粮的。好在后来天可怜见,你终于熬不住睡了,我老远就能听到你在棚子里的打鼾声,要不也不敢去。不过,天地良心,我只是掐了点地瓜叶,从来没打那些地瓜的主意,我对天起誓,从来没有。”
 
这时,在窗外偷听的人,掩着嘴笑了。谁啊?原来是队长两口子,按照当地风俗,他们来一对新人的窗外听夜呢。
 
队长心里明镜似的,当初他就发现黄老仙和牛寡妇在坡上进进退退拉锯了好几天,一琢磨这俩人有点意思,看女的不敢下手偷,男的守得严,他就趁下雨的当儿,故意偷了两墩地瓜,有意“栽赃”牛寡妇,让黄老仙顺迹追到她家里,这样就有戏了。
 
可是后来队长发现俩人没朝他想的方向发展,老实巴交的黄老仙还给牛寡妇又送去了一墩地瓜,没办法,队长就加了把柴,又偷了两墩地瓜……

上一篇:赶驴——故事会
下一篇:赏菜——《故事会》

分享到:
0
最新故事
阅读排行
广告位